?

下一章 ???????? 上一章

 

????tb市,警局!

????很难想象,曾经在宝岛叱咤风云,身为上市集团总裁的端木宬,如今竟然成为了阶下囚。世态炎凉,人心冷暖,那些原本对他巴结讨好的人,如今都仿佛把他当成了瘟神,避之不及。更有甚者,竟然还落井下石。这就是社会的残酷,你永远也无法指望那些以往对你恭恭敬敬的家伙能够一如既往的对待你。

????然而,端木宬此时却十分的淡定,并没有任何一丝的慌乱。一个从一无所有的穷小子打拼到如今拥有几十上百亿身家的猛人,又岂会因为这样的事情而失去往日的冷静呢?越是困难,越是需要冷静,只有这样,才有机会走出去。而且,这样也可以让自己真正的看清楚更多的人,这也并非是一件坏事。

????“吃饭了!”一名警察走来,将饭盒丢尽牢房里,很多饭菜洒落在地。

????端木宬的眉头微微的蹙了蹙,如果是以前的话,他又怎么敢这样对待自己?就算是让他跪在自己面前舔自己的鞋底,他也会欣喜的答应。然而,如今却对自己颐指气使。不过,端木宬并没有生气,一个真正的男人,懂得能屈能伸的道理。

????缓缓的走过去,将饭盒拿起来,洒落在地的饭菜也一点一点的捡起来放进饭盒内。

????“想不到以前赫赫有名的端木总裁如今也有这样的下场啊。”年轻警察冷笑着说道,“你可能不记得我了,我可是清楚的记得你。当初我表弟大学毕业,我找你希望你可以帮我表弟安排一个工作,你却推三阻四。没想到,你现在落到我的手里了吧?”

????“年轻人,你如果是想用这样的方式来羞辱我的话,那你就不用白费力气了。你知道吗?在我眼里,你不过只是一个跳梁小丑而已,就算我沦为阶下囚,如果想要你的命,那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端木宬淡淡的说道,“还有,粒粒皆辛苦,一个不懂得珍惜食物的人,就等于是在浪费自己的生命,也不值得被别人所尊重。”

????年轻警察愣了一下,愤愤的哼了一声,说道:“你有什么资格教训我?起码我现在是站在这里,而你却在里面。”

????端木宬很是不屑的笑着摇了摇头,没有说话,回到位置上坐下,淡定自若的吃饭。他是穷出身,即使后来发了财,端木宬也从来不浪费。他饿过,所以,很清楚的知道食物是多么的重要,浪费可耻。

????他也不屑去跟这个小警察一般见识,一个真正站在高处的人,看待这些小人物的挑衅往往就好像是在看待着一个小丑在不停的耍弄着把戏,试图想要证明自己,结果,却不过只是一个笑话。

????端木宬的脑海中,也一直的在思索着这次的事情,试图离清楚一个头绪,找出到底是谁在对付自己。这些年来,端木宬自问自己所做的事情对得起良心,哪怕是出身低微的人,端木宬也从来没有瞧不起的意思,总是给别人最大的尊重。因为端木宬清楚,只有懂得尊重别人,别人才会尊重自己。

????而且,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谁也不知道现在可能并不如意的人将来会有怎样的一番成就。

????他知道,自己的老婆苏凤仪肯定在四处的奔走,帮自己解决。所以,他不曾有一点的害怕。现在他只想,尽快的离开警局,那么,自己就可以跟对手好好的较量一番了。

????端木宬这边出了大事,程纳海那边也同样是苦恼不已。

????擎天集团的货款没有结算,下面的那些人可不干了。也不知道究竟是不是有人在故意的针对自己,以秦逸为首的一帮供应商将他的办公室彻底的堵了起来。

????“秦逸,你这是什么意思?带这么多人堵住我的公司,你还让我怎么做生意?”程纳海眉头紧蹙,厉声的问道,“咱们一直合作都很愉快,上次你说兄弟们要钱吃饭,我没有犹豫,货款没结,就把钱给了你。现在你这么做,算什么?出来混,起码也要讲个道义吧?”

????“程总,你这话我就听不明白了。咱们既然做生意,那自然就要规规矩矩。现在工程已经结束,我们就应该拿钱。不然的话,我怎么跟兄弟们交代?他们都是拖家带口的,也需要养活。程总家大业大,也不会在乎我们这点钱,对吧?”秦逸轻描淡写的说道。

????“说起这个,我还没有找你算账呢。”程纳海说道,“我问你,你的那些沙石到底是从哪里弄来的?现在你的那批沙石出了问题,属于非法开采,有关部门已经介入调查。我用了你的那批货,以至于现在工程虽然完工,但是,始终验收不过。如果这件事情不能解决的话,这个工程我就算是白做了,擎天集团如果告我,那高额的赔偿费就会直接让我破产。我现在还没有跟你算账,你倒是来跟我要钱?”

????秦逸自然是心知肚明,却是假装不知,一副很疑惑的模样,说道:“程总,你不是跟我说笑吧?那批沙石的来源合法,如果你是想找这样的借口来意图拖延货款的话,那程总,你可别怪我不讲江湖道义。咱们这些年合作的也还算是愉快,如果非要闹的大家都不愉快的话,那可就不好了,你说呢?”

????“你威胁我?”程纳海的眉头紧蹙,眼神里迸射出阵阵的寒意。他也算是个枭雄了,能在这个陌生的地方混到现在这样,靠的可不仅仅只是运气。

????“如果程总一定要这么想,那我也没有办法。”秦逸淡淡的说道,“不过,欠债还钱,天经地义。程总,你应该很清楚我们这些出来混口饭吃的很不容易,谁如果不给我们饭吃,那我们就跟谁玩命。程总是瓷器,我们是瓦片,真要是闹起来,对你可没有好处。我记得程总的儿子应该是在台北大学读书是吧?你老婆虽然年纪已经大了,但是,却依旧风韵犹存啊。我下面的很多兄弟老婆都在老家,一年也见不到一面,都是性苦闷,我想,他们应该会很喜欢的。”

????程纳海眉头紧蹙,眼神里满是愤恨,但是,却很清楚的知道,跟这帮亡命之徒讲道理是根本就讲不通的。真要是惹恼了他们的话,这些家伙可是什么事情都干的出来的。

????沉默了片刻,程纳海深深的吸了口气,说道:“我知道你们也不容易,但是,你们也应该理解我现在不容易。现在擎天集团的货款还没有跟我结算,我手里暂时也没有那么多钱,要不这样,你们给我几天的时间,我想办法筹钱。怎么样?”

????程纳海的心中是极为的不情愿,但是,却又无可奈何。眼下也没有其他的好办法,只有暂时的答应他们,先拖住他们,否则,这帮亡命之徒真要是闹起来,自己可不好受。

????“这就对了嘛,程老板早这样的话,我们也就不用说那么多了。”秦逸微微的笑了笑,说道,“不过,我丑话先说在前面。我只给你三天时间,如果三天时间你还不给钱的话,那到时候可就别兄弟们不讲情面了。”

????程纳海气的牙痒痒的,但是,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秦逸转头扫了一眼其他供货商的头头,笑了笑,说道:“大家今天就给我个面子,程老板既然已经答应了,咱们就再给程老板几天的时间。我秦逸出来混的这么久,向来说话是说一不二,应该还算是有点面子,大家都认同吧?”

????这帮人本来就是秦逸纠结起来的,对于秦逸的话自然是不敢不听。一行人来势汹汹,很快也都消散而去。这也是林放的意思,慢慢的给程纳海施加压力,让他体会一下走投无路的感觉。林放既然已经动了杀心,那就绝对不会有丝毫的留情。

????看到秦逸等人离开之后,程纳海愤愤的哼了一声,眼神里迸射出阵阵的寒意。“这帮吃人不吐骨头的家伙,给我做事的时候毕恭毕敬,现在都他妈的故意的为难我。”程纳海愤愤的说道,“老子混到现在也不是白混的,想跟老子玩,老子就好好陪你们玩一玩。”

????“程总,这样下去不是办法,那帮人都是亡命之徒,真要是闹起来,他们可是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的,必须想个办法尽快的解决。”身旁的助理说道。

????深深的吸了口气,程纳海思虑了片刻,说道:“对付这帮家伙,最好的办法就是以黑治黑。可是,找谁呢?”

????“爸,我知道找谁,那个人一定能够搞定这些家伙。”程成从外面冲了进来,说道。

????“你?”程纳海愣了一下,斥道,“好了,不要胡闹了,赶紧回去。这里的事情不需要你插手,你好好的读书,给老子争口气就行了。”

????“爸,我真的有办法。”程成说道,“我认识赵鑫,他爸爸是赵百川。我可以让他帮我安排一下,只要赵百川愿意出手,那帮人还不是很容易就解决了。”

????程纳海一愣,嘴角顿时的溢出一抹笑容。

????...

下一章 ???????? 上一章

第911章 绝处似乎逢生-至强兵锋 bet36大陆备用网址_bet36体育在线投注_bet36备用官网